房价疯长吞噬创新热情

  在过去的一周,再没有什么比楼市更能迁动人心,以致于在“双创分享”中也成了话题。

  “为什么每一次对于房地产的疯长,我都是义愤填膺,就是因为它真的会吞噬创新的热情。”3月25日,盛景网联创始人彭志强在“中关村国际创业节暨SJ-GIA盛景全球创新大奖2017”启动仪式上分享创新创业的思考时说。在他看来,最近谈创新创业这个话题,有一些挑战,因为很多人都谈房地产去了。“今天有几个中小企业一年的利润能够买得起一套(一线城市的)三居室?如果这样的状态成为一种普遍性状态,那谁去做企业?如果创新者不能得到资本市场巨大的奖赏和鼓励,谁去干这么苦的事?”

  无独有偶,和企业家分享新经济以及创业思考的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同样对房地产有感而发。他说,这一个星期以来,朋友圈、微信群里面最热的话题就是房地产新政。其中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就是,在年轻人和新知识阶层里,出现了一股清风和一股新势力,他们在强调房子并不是全部,人还有更多追求。

  毛大庆曾任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他记得以前参与房地产调控政策方面的会议时,曾看到有很多年轻人给中央领导写信,要求政府解决买不起房的问题。“这样的现象在今天已经越来越少。许多 85后、90后正用更多潇洒以及调侃的语言来描述他们认为人生还应追求更多的东西。”

  与各类专家对房地产调控献计献策不同。毛大庆更关注创新可能给楼市带来的变化。他认为,中国创新的领域有很大一部分模式会诞生于房地产,会产生大量的租赁经济和分享经济。在他看来,中央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其实也是在帮助引导我们从销售经济转向租赁经济,而租赁经济里面会产生大量的共享产品。”

  “不动产不一定是用来买卖的,更多的是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租赁产品以及共享产品。所以大家可以关注,从城市更新、城市改造、空间再造、空间利用等角度,都会产生很多新的带来巨大经济增量的共享经济产品。”

  “过去两年多里,由于我在做共享办公,所以会特别关注空间的共享,我们也走访了很多国家。今天中国其实在空间再造和空间内容产业上,可能谈得更多的是共享办公,包括承租公寓。但实际上我在欧美看到更多的是,共享空间的教育产品、共享空间的会议产品、共享空间的戏剧文化产品等。其实未来共享剧场、共享教育、共享医疗、共享办公、共享居住、共享社区等,这一系列新的共享产品都会基于房地产市场。这里还有巨大的增量没有被我们挖掘出来。”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潘圆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3月28日 09 版)